快捷搜索:
来自 娱乐新闻 2019-10-06 20:25 的文章
当前位置: 澳门皇冠注册官方网站 > 娱乐新闻 > 正文

政治本身就是黑暗残酷的,蚍蜉撼大树

对于政府,更不会关心谁有什么冤情,甚至连人质的生死都不会关心,反正出了人命也可以把责任推给恐怖分子。他们所关心的,只是作为国家的统治者,形象会不会受损。你弄死多少人我都有理由把责任推出去,反正我就是不出来道歉。一道歉,就证明你有理,我有错。政府有错?岂有此理?

© 本文版权归作者  考上研究生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但我们不应该被这些温情脉脉的理由遮住眼睛,发出人性丑恶之类的绝望感叹。因为政府遵循的是国家利益,只要不背叛国家利益,就是好政府。个人利益在国家利益之前太渺小,微不足道。

© 本文版权归作者  不如怀念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看完这部影片,心情久久不能平复,从麻浦大桥突然被炸的那一刻开始,心情就随着紧凑的剧情的推进而紧张。直到主播经历了一系列的波折和失望后替恐怖分子按下炸药引爆器,大楼缓缓倒下,影片结束的那一秒,心中还是被巨大的压抑感缠绕。狭小的直播间,短短的几个小时,逐渐加快的节奏,主演河正宇精湛的演技以及最后的升华深深地震撼着我。
整部电影引起我思考的有两个问题,一个是政治及人性的黑暗与复杂,一个是媒体的意义及伦理。
影片中最重要的一个人物,那就是在大部分影片中只有声音没有画面,在最后才露出真面目的恐怖分子,那张在警察局长的纸上露出了青涩的脸庞的恐怖分子, 一个为了替父亲要政府的道歉而策划了整个周密的爆炸行动的儿子。“我只想要一个道歉,如果得到总统的道歉我会立刻把人质放了”这样的原因让人觉得可怜又有些吃惊,对抗政府的正义何处诉求?除了暴力,和平抵抗是可能的途径么?大部分情况下,卑微者的抗争永远是无止尽的道德困境,而被暴力无辜牵连的普通民众的血泪更是无处诉说。最近这样的新闻屡见不鲜,在我们国家有多少这样像他这样遭遇政府不负责,诉求无法得到重视的情况存在。可以想象恐怖分子是在处处碰壁,经历了多大的绝望才会用这么极端的方式报复社会,这也反映出解决社会合理诉求的必要性和紧迫性,否则迟早会成为毁灭社会的定时炸弹。三十多年前,他父亲和几个工友因为修麻浦大桥过程中不慎落水, 政府迟迟不来救援导致他们的丧生,最后没有得到一丝道歉和赔偿,我们国家这样的情况也大量存在工人发生工伤后,责任人逃避责任,工人落下终身残疾,得不到赔偿和道歉,走上了漫长的讨要说法的道路,就如剧中的恐怖分子一样。(社会上还有多少人在漫长的争取公平正义,有的得到了回应,有的迟迟无果,前有呼格案,后有陈满案) 但是即使是身为受害者,也没有成为加害者的理由,恐怖分子为了得到总统的道歉,令桥上的人质和记者无辜丧生,倒塌的大楼又会伤及到多少无辜的生命?
同时那个只闻其声的总统,以及他所代表的只维护自己利益,不管人质死活,故意引导民众让民众对恐怖分子愤怒憎恨以转移公众注意力减轻舆论对自己压力的政府,从他们身上,我看到了政治的黑暗与丑陋。当然,如果站在一个总统的角度思考,道歉确实需要多方面因素的考虑,不可能轻易道歉。但是一个不承认自己对于三十多年前事故的责任,故意拖延时间不考虑后果和把主播当成替罪羊的政府和代表政府的咄咄逼人、不断激怒恐怖分子、最后导致人质丧生的警察局长也令我失望。(联想到最近常州“毒校园事件”中政府的作为不禁叹然)
另外,最让我印象深刻和敬佩的一点是主播意识到这是一场新闻事件后所采取的反应和体现出的专业素质,他冷静沉着,着手准备直播,打一场翻身之仗。接着和恐怖分子周旋,拖延时间,在生命遭遇威胁时也能和恐怖分子沉着的对话,试图解救自己。参与突发事件的直播,是每一个新闻人的梦想。无论是广播、电视还是报纸网站,都应该不遗余力的在现场与后方最快速度报道事件。这是对于媒体人对身边任何发生的新闻事件敏感性的要求。更何况对于尹英华来说,这是一场改变他命运的机会。同时,这也反映了一个新闻伦理问题,为了抢到这个独家新闻,他没有通知警方,以及前几天“白冰冰”案件(演员白冰冰的女儿十八年被绑架,因为香港的媒体的过度报道)又被翻了出来,这反映的都是新闻伦理问题,新闻伦理和职业操守是媒体必须要遵守的底线。
广播局长为了收视率而汇给恐怖分子21亿的巨款,故意妖魔化恐怖分子来减小舆论对于总统道歉的压力,他还说了一句话“收视率已经78%了,以后有空喝一杯吧”然后立刻离开了,根本不管人质和下属的死活,也许受贿算是缺失职业操守,那么将收视率践踏在人命之上,需要被拷问的已经不是起码的职业操守而是人性。以及两家电视台主播之间的诘问和揭发,媒体应该以合理的方式良性竞争,不应为了收视率而相互攻击。
李智秀记者的行动让我感动,在爆炸案发生后,她第一时间冲到了现场进行报道,在桥摇摇欲坠时,她用手机进行直播,和恐怖分子沟通,让自己留下来作为人质,让桥上的女人和孩子先离开,她说这些话的时候,脸上没有一丝恐惧。记者,就是立刻赶到新闻发生的现场,进行报道,让公众知晓的行业。她还说了一句话“利用舆论的话就有可能得到道歉。”那么引导舆论的是谁呢?舆论从哪儿来呢?媒体的引导作用,可是这部电影里的媒体丝毫没有起到引导作用,只是为了收视率而吸引观众,甚至媒体完全站在了政府的立场,阻止舆论对政府的攻击。媒体的力量有多大,它能让受众留下对恐怖分子疯狂、暴力的刻板印象,它也能利用舆论的力量倒逼政府进行改革,在这个发微博比投诉有用的时代,(例如前段时间和颐酒店女生遇袭事件在微博上爆出来,引起广泛关注后找到了嫌疑人),关键在于怎么让媒体资源发挥它的巨大的积极力量,这是我们每一个新闻专业的学生该深思的,未来我们如何用好那份沉甸甸的力量。
这部电影虽然叫《恐怖直播》,但不是真正意义上的惊悚恐怖电影,而反映的是政治及人性的恐怖,是身处极度绝望之中的恐怖。当主播亲手按下炸药引爆器时露出的那种坚定的微妙的表情震撼着我,目击警察局长被爆头, 曾经的受贿被揭露出来,亲眼看着只想要一个道歉的恐怖分子被击毙,最后却被政府当成了恐怖事件的替罪羊,心爱的前妻在送医途中不治身亡……短短的几个小时,他经历了多大的恐怖。 也许一开始,他并不关心这件事,不同情恐怖分子,但是一系列的意外让他由“恶”向“善”,最后他替政府向恐怖分子说的“对不起”,是最好的象征。 当青涩的少年为了父亲三十多年前的事故处处求解决,求道歉无果,对这个政府失望,决定走上复仇之路,亲眼看着大桥和楼房倒塌,他经历了多大的恐怖。
愿这种恐怖不要上演,愿政府不要逃避责任,愿每个合理诉求都能得到重视,愿每个媒体都能守好自己的底线。
2016.4.28

首先承认是一部好电影,理由很多人已经说过,不重复。

其实蚍蜉是什么?是白蚁,是千里之堤溃于蚁穴的那个白蚁。虽撼不动大树,但数量多了也能掏空大树。炸了两座大厦改变不了社会,但多少,能给人们一些警示,给人一些反思。电影想表达的,正是这些警示和反思,而不是宣扬以暴制暴的黑暗手段。这个结局看似大快人心,实则是令人痛心。

但是——

电影里这种情况,现实中更常见的是含冤市民跑到高楼上,以自杀威胁政府。再厉害一点的,劫持个人质,去跟政府谈条件。

真实情况应该是这样的——主播为了自己复职没有报警而选择了直播恐怖分子的电话。当警察得知这件事,又在恐怖分子提出如此无礼的要求之后,会马上掐断直播。不可能让全国观众看着事态发展的,没有这么愚蠢的政府。

电影将一个社会底层人员的能量放大到能轻易炸毁大桥大厦的层级,虽有些说不通,但作为影视作品,为了达到戏剧效果而忽略一些逻辑,也无可厚非。

所以个人认为,这部电影反映的两部分,一,在利益面前人性的丑恶,成功;二,政府无能,腐败,黑暗,不那么成功,不会有这么无能的政府的。

我等看戏之人,大概是不会关心此等“刁民”身上有什么故事的。甚至还会有好事者,巴不得出几个人命,唯恐天下不乱。

漏洞多得没法接受,一个小孩不可能完成这个任务啊!炸一座大楼得多少炸药啊!!得用卡车装吧!一个人拿的动吗?能不暴露吗?看看这个小孩的创举,拉登要是活着也得羞愤自杀。至于在电视主播和警察厅长身上装炸弹,同样类型的逻辑硬伤,不多说了。

男主选择了炸了媒体大楼,不管有没有无辜路人丧生,至少来抓他的那些警察都给他当了陪葬。这个结局用现在比较流行的说法来评价可以说是三观不正,不过又有几个人不觉得这又有些大快人心呢?

谈判专家马上介入,和恐怖分子继续周旋。电视台被接管,新闻主播和他的老板恐怕都要接受调查。后面的情节根本不可能发生。

人们常用蚍蜉撼大树来形容自不量力,像蚍蜉一样的男孩和男主,撼动的了大厦,却也没能改变这个社会的黑暗。

还是不行。真实的世界不会这样运行。

男主按下按钮引爆大厦的前一刻,心情大概可以用万念俱灰来形容了,他也不是想拼个鱼死网破,装炸弹的那个男孩子也不是。他们对于政府来讲,一切都是那么的微不足道。其实无论是以自杀威胁还是用人质胁迫,都无异于蚍蜉撼大树。那个男孩子以为要来一句道歉就圆满了吗?社会不公就能解决了吗?那是不可能的,更别说他根本就不可能得到道歉。

这个恐怖分子一开始就选错了方向。他不应该要求总统道歉,他可以要求大桥的负责人道歉,当地的警察局道歉,他怎么能要求总统道歉呢?总统代表的是国家政府,背后是国家利益。这个人炸了大桥,挟持了人质,他就是恐怖分子。总统向恐怖分子道歉,就是整个国家向恐怖分子低头,国家形象何在?以后还要不要混了?

不过事件过后政府和媒体给民众的交代会是什么呢?影片没有讲,不过想也会知道政府会怎么做,本来就已经要拿男主当替罪羊了,这下又真的炸了大楼,肯定就顺理成章的成为恐怖分子的同伙了。舆论指责的,也将会是这两个恐怖分子。说到底,舆论的指向,还是掌握在政府手里。

另外很多同学通过这部片子看出政治的黑暗,我有话说。

在恐怖分子横行的今天,我没有看过一个国家政府向恐怖分子道歉。有过一些政府向索马里海盗支付赎金,但那一定是在私底下进行的,就算做了也不会承认。向恐怖分子低头是任何一个国家都不能忍受的名誉损失。

政治就应该是黑暗的。因为国家相处之道唯一的准绳就是利益,人类之间的相处却需要温情,道义,怜悯等等。所以处理国家事务必须要给它找一个不那么冷漠的外衣,比如人权事业,了共同富裕,拯救全人类之类。

如果把小孩换掉,换成专业的,像基地组织那样的恐怖团队,炸了大桥,挟持人质要求总统道歉。这样是不是就合理了呢?

太一厢情愿。没有完全自由的新闻媒体,在电视上直播一个恐怖分子的要求,担当他的传声筒,除非背后有政治斗争,否则这不可能发生。(我只看过一个特例,就是台湾)

本文由澳门皇冠注册官方网站发布于娱乐新闻,转载请注明出处:政治本身就是黑暗残酷的,蚍蜉撼大树

关键词: